孙定谔的猫

【灵岳】网络一线牵

一顆黄梨柚:

(校园AU OOC预警)
 
         (一)             
    岳明辉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隔壁床的人已经到了,他瞅着铺了一地的行李箱,一乐。


   “呦,洋洋,你这是被阿姨扫地出门了吧。”


  木子洋从二层探出头,委委屈屈的看着岳明辉,“老岳,我走投无路,只有你能收留我了,我什么都会做。”


   岳明辉小心翼翼的规避地上的东西,接过剧本附和着:“爷也不差你一口饭,只要你能给爷生个大胖孙子,什么都好说。”


   木子洋:“……你神经病吧你!我生出个什么玩意儿能是孙子?你生一个让我瞧瞧。”


   岳明辉闻言,一边放包一边调笑道,“生个凡子还不简单?”


   宿舍门又开了,提着满满物品的人踏了进来,把东西往地上一卸,就哽咽道:“同志们,到了!我们还是到了延安!!!我们……”他的眼眶微微泛红,抖着声说:“抗战必胜!”


  岳明辉和木子洋看着八月份穿件风衣的卜凡:“……”戏精还是你戏精。


   赶晚上,最后到的周锐一来,四个人就热热闹闹的下了馆子。赶着门禁时间回了宿舍,岳明辉就钻进被窝,床帘一拉悄悄点开一个网站,观摩了起来。


   准确来说看的是一个直播网站,可岳明辉没有去瞧胸大貌美的美女主播,也没有看曾经心心念念的游戏直播,他点开那个房间有些发呆。


   直播一出来,他就瞧见满屏的:啊啊啊啊啊!!!


   岳明辉:……


   “我给你们讲啊,现在要开学了你们赶紧补作业去吧,别看直播了。”


  纯糖小可爱的脸透过屏幕传了过来,他一边整理渔夫帽一边笑:“反正我是一个要上大学的人了,你们说的作业是什么呀?”


   1#:啊啊啊啊啊整理帽子好苏!手已截屏!
   2#:作业?在我们那,作业是8月31号才准备的祭品!
   3#:啊啊啊别说了!你这样会被*的我跟你讲。
  4#:你才上大一???我觉得我还有希望嘿嘿嘿
   ……


   岳明辉看了半天,犹豫的送了个礼物就退出了页面。周锐已经睡了,卜凡和木子洋还在一块打牌,两个人发现岳明辉没睡就想拉他一块玩。


   岳明辉冷笑:“不是,你们两个人玩?自己手里三个4,猜他手里几个4么?”


  两个人莫名其妙被怼之后一脸懵逼,岳明辉躺下后却一直难受的翻来覆去,他回忆起暑假被妹妹强行安利了几个主播,自己一头扎进了纯糖小可爱的坑里……就很bad。


   木子洋瞧着无精打采下床喝水的岳明辉小声道:“老岳,撸多伤身呐。”


   岳明辉怏怏的不想说话,他想起昨晚做的那个充斥着纯糖小可爱的梦,整个人就有点生无可恋:“唉,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


   “对,你现在,是更优秀的自己。”卜凡隔着床,遥遥鼓励着。


   岳明辉:???行吧。


   这两天老生都陆续返校了,明天是新生报到的日子,宿舍三人急吼吼的把自己打扮成成熟·稳重·有阅历·学长。岳明辉坐在床上沉默的看着鸡飞狗跳的宿舍,直到看见卜凡又穿上那件风衣······“你快脱了!这季节光膀子的我见多了,你这样的是脑子不正常。”


   卜凡:“老岳,你不知道我努力过了,关键我穿貂贼帅,但现在季节不合适我才选这个的。”


  岳明辉:“……”心里感觉更难过了。


  他慢吞吞的从床上起来,扒拉出木子洋一件衣服穿上,走出宿舍想溜达一会儿。刚到楼下,就看见一个背着包的男生从宿舍楼另一个通道口转出来,看见他一脸惊喜:“哎,同学!你知道D座公寓楼在哪不?”


   岳明辉内心的小人在大草原上跑来跑去,可他维持了体面,只是礼貌的给对方说了方向,一脸成熟·稳重·有阅历·学长的表现。顶着渔夫帽的男生乖巧的笑了下说:“学长?你好我是新生李英超。”


   岳明辉又恍恍惚惚地飘回宿舍,看见周锐试穿他的T恤都是一脸慈祥的笑。


   周锐:……我的老天,岳哥我错了。


   岳明辉上前一步,表情严肃:“锐姐,我刚出去的衣着是不是不太得体?”


      周锐都顾不得嫌弃那个锐姐的称号了,他痛哭流涕:“岳哥长得这么好看,随便咋穿都帅!”


      木子洋:“……诶,你个岳明辉要不要点脸了还?穿我衣服还叨叨叨,你好意思么,啊?”


    当岳明辉晚上再上网站时,纯糖小可爱正在打架子鼓,他签了个到,就看见纯糖小可爱拿打击的棍子挠了挠背。


   岳明辉:……


   “我今天去大学看了看。”李英超一边打哈欠一边说:“哇,学校好大,我绕了半天差点儿迷路。”


    在公屏一片说他没见识的叫嚷声中,纯糖小可爱皱皱鼻子:“我哪没见识了?我打出生就见了全世界前三好看的人啊!”


   公屏:……无法反驳所以好气。


   岳明辉失笑,想了想又给他刷了些礼物。


   纯糖小可爱忽然兴致勃勃地说:“我发现那所大学真不错啊,今天遇见一个学长,哇,长的可好看。你们这帮小姑娘就没那缘分。”


   1#;我只想见你!!!
   2#:开学了还会一直有直播么哭QAQ
   3#:等下?学长!你看上了你学长了?!哎呦,恭喜恭喜
   4#:恭喜
   5#:恭喜
   ······
   25#:百年好合!
   ······
   48#:你们生的孩子长得真好看!
   ······


 岳明辉看着公屏的话题越来越向不可捉摸的方向发展,一时慌张刷了一大波礼物,打断了一群人吵吵闹闹的起哄。


  岳明辉想想点了个退出。他退出后再琢磨琢磨,突然生出自己做贼心虚,行动弱智的感觉……好难过。


  李英超看着忽然刷起的礼物,有点诧异的点开了土豪的主页,唔…pinkray,一个签到了43天的……男粉?!


   木子洋醒来的时候,发现岳明辉已经穿了一件宽大的T恤配牛仔裤坐在床上刷手机。木子洋的表情很沉静,他问:“哥哥你都已经那么好看了,为什么还要穿的这么帅?你让我们怎么活?”


   看着岳明辉愉快外出帮他买早饭的背影,木子洋心满意足的倒头又睡下。


(二)
   灵超诧异的看着迎新队伍中的岳明辉,看见岳明辉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对自己说:“李……李英超?你好我是大三自动化的岳明辉,用我帮你熟悉校园么?”李英超觉得有趣,点了点头。


  岳明辉尽职尽责给李英超讲解学校,转到多功能厅时,他说:“学校里社团很多,你要是感兴趣可以参加一些,对你有好处。”


   “那学长报了哪个社团?”


   “原先报了数学社,但最后退了。”


      “数学社?很有意思么?”


      “不”看着李英超饶有兴致的样子,岳明辉组织了一下措辞:“学校有很多乐团嘛,有一些个人组织的都还不错,你可以试试。”


   李英超乐了:“岳哥你说的咋尽是些音乐类的?”


   “……嗨,这不哥哥有搞一个乐队嘛,寻思你可能也喜欢。”
 
   周锐看着回来宛如濒死的野狗的岳明辉,担心道:“哥,你没事吧。”然后用于声音极不匹配的兴奋脸看着他。


      岳明辉:“……周大姐咋那么八卦?”


      周锐撇撇嘴:“你都骂我大姐了,要是不告诉我咋回事儿,明天要交的画图你可别抄。”


      岳明辉皱皱眉,嘴巴都委屈的往下瘪:“我好像病了。”


  周锐一愣,少有的严肃了下;“怎么,发烧了?”


 “没,你哥哥我可能思春了。”


  周锐想给他一jio。


     回想起自己给李英超推荐的社团,岳明辉只觉得自己当时语言不严谨,就不该直接给小孩儿推荐音乐类的社团啊。


   岳明辉戏瘾上来就伏在周锐背上,哭的一抽一抽的。


  卜凡和木子洋下课回来就看到了这一幕,俩模特一脸惊悚:“……锐哥,你把老岳给……”


  ?周锐也想哭了。


  岳明辉抬起头揉了揉干涩的眼,打了个哈欠回床上,寻思那边小孩儿应该到家开始直播。


  周锐:“……”无所适从。


  李英超搬出自己的电钢,一连串弹了好几首曲子,然后才给妹子打招呼。“我今天又见那个帅学长了。”


   公屏:搞事搞事搞事!


  李英超调笑了下:“学长真的长得好看。”在发现名为pinkray的ID又是一连串的礼物后。李英超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三)
      在图书馆见到岳明辉,李英超是有些惊讶的,“这么巧。”


      “呦,巧了,我来图书馆借书的。”


  李英超听见男人略带粘意的声音笑笑,从包里掏出一罐咖啡递给了男人:“岳哥来点。”


  岳明辉顿了顿还是接过了咖啡。李英超假装没看到他的不自然,从书架上拿了几本书,就坐到了地上翻阅起来。阳光从书架旁流泻过来,照到男生白皙的皮肤上,竟有一种反光的错觉。岳明辉悄悄地清了下嗓子:“怎么不去坐座位?”


   李英超抬头:“嗯?我刚看了下,没座位了。”


  岳明辉略过男孩大大的鹿眼,低头从旁边书架抽了一本书:“你给哥哥说啊,我刚把东西放在旁边空座位了,你要坐那么?”


   李英超站了起来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行啊岳哥,你真好。”


  岳明辉领着小孩儿去找座位,他在心里舒了口气,觉得这三年戏精宿舍的戏可算是没白导,瞧瞧这场精妙的偶遇!他志得意满的露出虎牙心里盘算着自己离奥斯卡小金人还差几个莱昂纳多,却没看见李英超在他身后也是满脸笑意。


  这次,李英超唱了几首歌对着公屏说:“开学都两周了,大学生活怎么这么颓废!”


  在公屏威胁粉转黑的叫嚷中,他笑着拿出一本书,转着笔说:“今天就到这里了,接下来是学习直播。”重重的一声叹气之后“不自己看看书,都忘了学习使人多么愉悦了。”


  1#:……我信了你的邪?
  2#:你这样会很容易失去我的。
  3#:哪来的书?小可爱你新买的?
  ……
   18#:诶!这就是你昨晚说要去图书馆借的书么?
   19#:对对对,你今天去过图书馆了?
       ……
   李英超看了一眼屏幕,点点头:“对呀,我不是说了么我今儿上午去借书看。对了,学长也在。”


   公屏:怎么又是那个人?你再提他我们会慌得。


  李英超沉思了下补充道:“哦,图书馆好多女孩都很好看。”


   ……
  33#:没想到你是这种小可爱。
     34#:没想到你是这种小可爱。
  ……
    pinkray:没想到你是这种小可爱。


  发完这句话,岳明辉就看见李英超对着屏幕眯了下眼,然后冲着摄像头,直勾勾的看过来,一脸坏笑:“呦,听这口气,是吃醋了呀。”


  1#: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我死的太突然了!!
   ……
  57#:你才18岁!你不可以这么撩!
  58#:卒于小可爱的撩妹大法。
  ……


  岳明辉懵懵的瞅着屏幕,直到男人逸出笑声,他才如梦初醒般点了退出。


   卜凡和周锐的嬉闹声这才传来,两个人像独处十几年的寡妇一样,一边狞笑一边高呼来呀快快活呀追逐打闹。


   岳明辉:“呵,两个傻子。”


   卜凡、周锐:……hello?


  (四)
   “岳哥?怎么就你一个。”


  岳明辉扭头一看是李英超,手忙脚乱把一份手抓饼提好,才道:“我帮舍友带饭,你在学校吃?”李英超点头,也买了一份手抓饼,抓了抓头发问:“岳岳学长啊,你大一时候的高数笔记……还在么?”


  大约是没料到幸福来得这么突然,岳明辉有一瞬间的呆滞:“在!”


   “那我能借一下么?”


   “行,那赶明儿我给你拿去……”


   “我现在去岳哥的宿舍取可以么。


   “唉?”


   “你不是现在也要回去么,还是不方便?”


   “哎呦,没。”岳明辉看向李英超做了个深呼吸:“唔,这边。”


  (五)
   翻箱倒柜找了半天,岳明辉最后看了眼男人有点抱歉地说:“不知道放哪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卜凡忽然插嘴道:“你在找高数笔记?”岳明辉点头。


  无视掉周锐恳求的目光,卜凡说:“哦,锐哥暑假卖的笔记就是你的啊。”


   岳明辉沉默的看着今天异常乖巧的周锐,忽然露出一个虚情假意的微笑。


  周锐扑过来,扒着岳明辉:“岳哥,岳老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巨头痛我都要哭了呜呜呜”


   木子洋放下手机翻起来起哄:“哭!不哭不是中国人!”


  ……
       “不好意思,我给你借份别人的吧。”


       岳明辉只觉得闹哄哄的大三宿舍展现在小学弟面前有些尴尬,更何况还是这个学弟面前,他耳朵有些烧起来了,目光有点闪烁的询问学弟的意见。


   “算了,岳哥你要是有空能帮我补下数学么?这比笔记管用啊。”李英超赫然笑笑:“高考的时候,数学有点拖我后腿了。”


   岳明辉内心的小人在嗨唱拉普。“基本都有时间,你什么时候有空?”


   “今天晚上图书馆二楼三号自习室,可以么?”


   “咦,你不是……”岳明辉及时收了话,补救道:“啊,我好久都没看高数了。”


  李英超拍拍他的肩膀,诚恳道:“同志不用谦虚啊,组织认可你实力的。”


  岳明辉没绷住乐了,好看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哎呦行了,爸爸的实力还是不用组织夸的。”


      晚上,直播间: 
      ……
   176#:所以我的小可爱到底去哪里了?!!!
   177#:!!!小可爱真的没来?我还以为我手机有问题,看不见人了(哭哭)
      178#:完喽,没动力补作业了。
       ……
   186#:前面说以为自己手机出故障的那个,等等我!
   187#:我不管,我就在这里等!!!我关注他这么久他还没鸽过呢。
   188#:哦,你们说小可爱啊,他现在在我床上啊。
      189#说没鸽过这话太flag了 ,凉凉。
       ……
    203#:前面那个骗子,是我把他扛回家了!
       ······
       224#:都要点脸啊,我儿子刚成年小心直播间被禁了。


  岳明辉歪头看了眼正在算题的人,余光瞥见桌旁李英超买来的零食,可乐。再抬头看看自习室里出双入对的恩爱狗,不安的动了下。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这样?”李英超扶了扶眼镜,把稿纸推给了男人。


   趁着岳明辉低头看题,李英超剥了个糖果,塞进自己嘴里。


   “对,就是这个思路,这种题型还练么?”岳明辉正说着抬头看了眼乖乖的往自己嘴里扔零食的小孩。从内心深处鄙夷了下自己龌龊的念头,抱元归一,接着在稿纸上写东西。


     “你有时间练下这几种题,今天不早了……”嘴里忽然被塞了一把干果,他愣愣的看着李英超站起来展了下腰肢,把稿纸放进包里,低头笑着看自己:“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到这吧。”


      李英超看着头上扎着小揪的男人抬头看自己,嘴巴还不自觉的咀嚼……真像一只小兔子啊。


      “岳明辉,晚安。”


   李英超的直播,可以划归到日常那一类,他可以聊天讲一下午,可以出去玩的时候直播,因为天生一把好嗓子也经常在麦上唱歌,添上爸妈给的天生神颜,他的直播间人气一直很火。


      的确是好嗓子啊!岳明辉一边食不知味的嚼着干果,一边回想那句晚安。


      竟然被小孩儿给撩了。


      时值多思年龄的岳明辉开始怀疑小孩举止的含义,想了半晌也就喂自己吃了个坚果,可是他在寝室和木子洋争先恐后的咬一个蛋糕都比这个要暧昧的多。


      得,是自己想多了,小朋友才18,慢慢来,不要那么畜生。


   李英超登上纯糖小可爱的号时,就看见直播间里一帮姑娘在群演。


   ……
   227#:我的天!小可爱唱的《痒》好骚气哦!!!
   228#:不行了,太魅惑了啊啊啊啊啊
  ……
   236#;顶胯?刚成年的小孩国家不允许顶胯的收手吧。
   237#:看他的锁骨,妈妈被撩死了
   ……


   李英超看着公屏的文字,无奈又有些害羞的抿了下嘴。


   公屏:诶?!小可爱怎么这个点才上麦啊。


   回想起学长分开时的手足无措,李英超深觉他岳哥回去后肯定无心干别的。他把头发尽数扒到脑后绑起来露出额头,英挺的五官此时显得攻击力十足:“这段时间,我直播的次数会少很多。”


   “为什么?”李英超眯了眯眼一笑,“诶,就不告诉你们略略略略。”


  时间进入十一月时,卜凡终于可以如愿以偿的穿着风衣甩着模特步在校园里走动了。岳明辉也把书给小孩儿过了大半。


   “岳哥,这段时间麻烦你了,补习到这儿,有空我请你吃饭。”


      岳明辉自然的张嘴接受了李英超的投喂,打个哈欠道:“哎呦那哪能啊,我还能让你个小孩儿破费啊?”


      “嘿嘿嘿不是,我请你吃饭吧主要还是有事求你。”


    “那你直说啊,” 岳明辉感觉小孩的大手奔着自己小揪揪摸来了,也没躲,那点纵容的心思任着小孩玩:“你要办啥事儿哥哥还能不答应啊。”


   “嗯,就是我在网上自己偶尔搞一个直播,”无视手掌底下脑袋的僵硬,李英超接着说,“我想去给粉丝们买点小礼物,但不知道买啥,岳哥你能帮我参考参考么?”


      心虚使岳明辉沉默,他不自觉的扣着手,脑子转了几转才说:“我哪知道人小姑娘喜欢啥啊,哥哥就不掺和了。”


      后面没了声音,岳明辉抬头就看见小孩大眼睛委屈的往下撇,活似一只委屈的奶狗。


      ……!“好好好,哎呦,不闹了啊。”


      小孩也像只鹿,直把岳某人的心撞得乱颤。
 
(六)
  岳明辉勒令宿舍的人不许在这个时段用校园网,全用自个流量玩去,卜凡眼看着刺激战场几个G的更新直骂他神经病。岳明辉没管这些,他活动了下自己的手指,看着屏幕眼里一片肃杀。


   纯糖小可爱说:“诶诶诶,时间要到了,你们准备好了么?”


      1#;时刻准备着!!!! 
      2#:好紧张!公屏妹子抱紧我!!!
   3#:等下,你们在干嘛?!(慌张脸)
   ……


   纯糖小可爱看见了剥颗糖摸了摸鼻子说:“给不知道的粉丝再讲一下,我买了点小礼品送给你们,但是礼物有限,你们抢麦序吧,麦序前五个有礼品。”


    ……
   146#:我来晚了么?开始了么???
   147#:是时候让你们见识下,单身多年的手速了!
   148#:啊啊啊,我的破网速注定跟不上嘤嘤嘤
   149#:前面的!没开始!
   ……


  “三,二,一,开始!”


  岳明辉一个干脆利落的点击,仔细再看······排在了十名开外。


  木子洋听见对面床一串地道的北京脏话翻个白眼,戴上耳机接着玩手机。 


  岳明辉听见纯糖小可爱念了五个名字,然后说“这五位小可爱快点把地址私我。”


       胜负欲极强的岳明辉努力收拾好内心的小失落,余光瞥见嘚嘚瑟瑟的周锐:“长得真丑。”


      “理院院花”周美锐一脸懵逼。


      “我还准备了一个礼物,”纯糖小可爱看着闹着要起义的公屏,哄到:“这次不要运气啦,很简单。”


      李英超看着摄像头,歪头笑的无辜又乖巧:“找一个我看得顺眼的,喜欢的人送礼物。”


      “夸我,夸高兴了,我就送给你。”


      看着公屏花式夸赞的言语,岳明辉下意识的开始啃手指,想想这么羞耻,获得的概率又特别低……理科生挣扎半天想想还是算了。


      “这个礼物很特殊,”李英超大眼睛坚定的盯着摄像头一字一顿:“不要的话,一定会后悔的。”


      pinkray:男神!


       岳明辉打出字后耳朵都充血了,看见屏幕对面的小孩扬起一个笑,手一抖再接着打出去:你很有才华,长得很好看。


      ……
      pinkray:性格很好,才华横溢!
      pinkray:我很喜欢你!
      ……


      李英超眯着眼,从刷屏的公屏里,努力找那人的痕迹,看着他的恭维心满意足,直到看见……他的最后一句。


      纯糖小可爱叹了口气,用和他可爱的外表不符,低沉成熟的声音说:“pinkray。”


      岳明辉一僵,愣愣的的看着屏幕里的人捧着脸笑的温柔:“嗯,就这个叫pinkray的,把地址给我敲过来吧。”


      岳明辉恍恍惚惚把备忘录里的地址复制粘贴过去时都还在感叹他和小孩特别的缘分。


      “长得真丑!”周锐遥遥喊了一声,发现床上的人依旧在笑没理他,吵吵闹闹的去嚷卜凡:“我去岳哥不正常啊。”


      卜凡到决赛圈了,连个眼神都懒得给别人。


      周锐空怀自己好像窥探到自动化学院院草恋爱的实锤却无人分享的苦恼,颇有些失意,一回头发现岳明辉已经是双眉紧促……这么快就失恋了?


      岳明辉盯着页面的消息,纯糖小可爱回复他:“好的收到。”


      小可爱:“诶?地址是我们学校,校友啊,那我给你送过去好了。”


       完犊子,他把地址忘改了。
 
(六)
      岳明辉分析这是这么一回事儿,自己对小孩抱有不一样的心思,左右还没把小孩搞定,现在贸贸然让小孩发现自己是直播间土豪,那自己绝对要么是喜欢人家要么是变态……


      可是两种结果都不好,岳明辉扪心自问还是希望和小孩能成为好朋友的。


      连着一周,岳明辉都躲着李英超不敢见他,或者说是不想见他,一想礼物的事儿没解决他就觉得巨头痛。


      因为心情不好,宿舍都跟着遭了殃。他还只是脸色不好,周锐被课业搞回寝室再被岳明辉甩脸色,一来二去嘴里长了燎泡。看着周锐委委屈屈小媳妇的神情,岳明辉无奈的走出宿舍,准备给他买点药。


      “岳明辉!”


      被喊的男人一个凝滞,转头看着小孩愤怒又委屈的脸很无奈:“哎呦,你不上课在这堵我呐。”


      李英超几步蹿过来,比学长还高的个儿可以让他俯视的观察男人,他看见了岳明辉游移的视线,因为焦灼嘴巴不自觉的呡着。


      李英超后知后觉发现他这个恶作剧有点过了,男人比想象中在乎自己。


      “哪堵你了,堵你干啥啊。”


       也是吼,岳明辉一拍脑门觉得自己这话说的很无厘头,李英超又不知道自己是pinkray。


        ……他不知道么?


      李英超眼看着岳明辉沉思一阵忽然投过来怀疑的目光,早慧的少年立马觉查出来情况有变。


       大学就是一个公共场合到处都有凳子,供谈恋爱的小情侣打情骂俏的地方, 李英超拉着男人坐到旁边的长椅上,眼神笃定,笑的不怀好意:“岳哥,我就是奇怪你躲我干嘛呀。”


      “不是……也没躲你啊。”


       看着人组织语言准备讲道理反驳,李英超当机立断一个直球:“那你是因为pinkray的事儿一周都不搭理我的吧。”


      所以选择承认喜欢他还是承认是变态?


       “唔,这事儿吧确实是岳哥做的不对,但我也不是蓄意接近意图不轨对不对,就是……嗯……”


      “就是喜欢我?”


       好嘛,虎崽子自己勾选第一个回答了。


      “嘿,好巧我也喜欢你。”


      ???等等


      理科生都顾不上开心了:“不是,你怎么会喜欢我的?”


      “刚见面就觉得岳哥长得帅还,笨笨的总被我套路,挺可爱像兔子一样……”


      “你套路的我呀?”岳明辉这会儿笑了,他靠在洒满阳光的椅子上觉得初冬也挺暖和的。


      “那是!你都不知道我当时在图书馆碰见你都要乐死了,你肯定当时想的是要去制造机会套路我是吧,切,我早就知道了!你笨的呀……”


      小揪揪在风里一晃一晃,它的主人闻言也不反驳只笑着,然后听见吹嘘自己的小孩突然停了话头问:“那我们是在一起了嘛?”


      岳明辉的虎牙止不住就想露出来,他头上的小揪上下晃了晃。


      “嘿嘿,那我把最后中奖的礼物送给你。”李英超拱到男人怀里,不由分说拉着男人的脑袋亲了下去。
  


      直播间:
      ……
      582#:今天你们怎么这么活跃啊?!!
      583#:看这刷屏速度,我还以为小可爱在呢。
        ……
      612#:新来的小漂亮们,小可爱说他追爱去,不开直播了。我,我心好痛啊呜呜呜
      613#:排楼上,呜呜呜
       ……


(END)
                           


————————————————
PS:我还是畜生的对灵岳动了手dbq,别的会尽快更的,别骂了(跪

评论

热度(563)